• 外媒:泰国寺庙方丈私吞公款 被逮捕后遭逐出佛门 2019-04-24
  • 吴立新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15
  • 新华社社评:奋进新时代,再创新辉煌 2019-04-14
  • 确认过剧集,陈坤和万茜是来搞笑的! 2019-04-10
  • 端午小长假珠海口岸将迎双向客流高峰 2019-04-10
  • 张玉卓、赵海山任天津自贸试验区管委会主任 2019-04-09
  • 这三个字,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中心 2019-04-09
  • “奥运新秀”亮相上海 亚帆联杯等你来看 2019-04-08
  • 高校“双一流”建设:从美国高校看“四个回归” 2019-04-08
  • 八旬老人开店卖石头挣的钱不够付房租 图的是开心 2019-04-05
  • 重庆能源工会培训干部 2019-04-05
  • 北欧和中国加强陆路物流交通合作 2019-04-03
  • 广州古玩城:一边睇龙船,一边学当爸 2019-03-30
  • 百姓故事:《纸飞机》:战火纷飞的年代里,永远不要忽视孩子的力量 2019-03-25
  • 2017空调产业报告显示:线上零售额占比攀升 2019-03-21
  • 天津20选8开奖结果 > 玄幻奇幻 > 扫雪煮茶 > 第二十七章:世间罕有

    第二十七章:世间罕有(1/2)

    天津20选8开奖结果 www.r1yx.com 作者:杯杯儿

    推荐阅读: 总裁强势宠:娇妻,乖一点! 独宠娇妻(重生) 重生之红星传奇 明人不说隐婚 现代艳帝 古寨情缘 重生辣妻:席少,请节制

  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

        这点念头,便也成了无忧坚持要好好的,积极地活下去的希望,与苏白的分别,无忧的心底其实是异常不安与难过的,不夸张来说,苏白即是她在这世上所存在的信仰。

        只因着在这个世上,唯一让无忧觉得,自己的存在并不多余的理由,便是苏白,是苏白让无忧感受到自己与这个世界是有联系的,也是苏白在无忧一次又一次觉得自己是被遗弃的人时,宽慰地说还有她陪着。

        可现在呢?不仅还没能帮到主子赎身,此刻连主子的安稳她都保不了,生生让主子因着害怕自己受连累,连句道别都没有就与自己分开,至今她的下落无忧都毫不知情。

        自在百花楼醒来到现在,五百多天,无忧不知拜访了多少的郎中大夫,吃药,针灸,毫无作用,她从一开始的满心希冀一次次地落空,以至于到最后荒唐到想要借助法术的帮助来恢复记忆,她其实并不只是好奇自己是何身份来历,她更想要达到的目的,只不过是想要每夜睡得安稳,而不是一次又一次在梦魇中醒来,或是疑惑不已,或是莫名其妙泪流满面,亦或是心里像是被砸开好大一个窟窿,空落落的,还吹着穿堂风,又冷又痒,还挠不着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痛苦无人可以诉说,哪怕是在人世间最热闹的地方呆着,无忧也还是觉得自己孤独得很,虽说她平日里都是像苏白替自己取的名字一样,无忧无虑地过着日子,可无忧每每喝醉,总是会忍不住酸了鼻头,突然大哭一场。

        许是憋在心里太久了,总得要找个时刻发泄出来,往日里都是苏白陪着,借给她肩膀,给她擦鼻涕眼泪,哄她入睡,可眼下,第一次撞见这般崩溃模样的礼琛,还真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      礼琛不明白无忧为何要哭,还哭得这么伤心,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,尤其是这极丑的哭相,整张脸皱在一起,涕泪横流,瘪着嘴哭得连声儿都没了,简直是像被人抢了糖的三岁小孩。

        难不成?她方才说的那番话,是因为害怕拒绝自己后,自己一气之下做出伤害她,或者是不再帮她上穹山找掌门恢复记忆,所以被逼无奈说了违心的话,又觉良心不安,所以才委屈地哭成这样?

        礼琛虽然脑子里忙着胡思乱想,身体却还是顺着自己的心意,轻抚着无忧的后背安慰她:“礼琛不是那种卑鄙无耻之徒,即便是你说实话,拒绝了我,我也还是会帮你的?!?br/>
        “我这是开心呀!你是猪吗?有人喜欢我、呜……不对,是有神仙…喜欢我,我高兴啊…我都、都可以吹一辈子了!”无忧抹了一把眼泪,边抽泣边说:“我以为,只有主子真心待我好…从未敢奢求再多、再多一个人的关心,我、什么都不会,就是个累赘……我也什么都不怕,只怕自己无用呀!我还怕、只身一人在这世间……哇……我好想主子?。?!”

        一提到苏白,无忧好不容易稳定了些的情绪,又开始崩溃了起来,哇地一声,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砸,此刻酒的后劲也正好上来了,无忧连规矩礼节都无暇再顾及,便将那张满是涕泪的脸埋到了礼琛的胸前。

        礼琛额角青筋一跳,要换作旁人,他肯定第一时间便躲闪而过了,可此刻是他喜欢的无忧在主动投怀送抱,即便是龌龊了点,但他还是生生忍下了洁癖的性子,伸出双臂将怀里的人儿抱的更贴紧了些。

        “无忧不是累赘,也并非是无用之人,礼琛晓得你为身世所扰,若不是师父闭关,今日一早便带你去见他了,我也不是…刻意隐瞒,只是担心,你不愿意留在穹山,不愿意……陪在我身边,这才出了下策,带你下山来,你可会怪我?”礼琛一字一句仔细柔声说着,生怕自己此刻的大舌头,教无忧听不真切。

        无忧只觉此刻的怀抱温暖踏实,比苏白的还要更有安全感,瞬间睡意袭来,只是少了胸前那软软的一团,不仅闻不到香气,还有些硌得慌,这比较之下,平分秋色,也无心再去挑剔些什么,只是胡乱蹭了蹭,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着,用仅存的意识,迷迷糊糊地答道:“不怪,我困了?!?br/>
        礼琛笑得宠溺,抬起手揉了揉无忧头顶柔软的头发,安抚她:“那便睡吧?!?br/>
        一盏茶的功夫,礼琛感受着无忧平缓又均匀的呼吸,得知她此刻已经睡着了,一只手仍旧还轻轻扶着她的背,抬起另一只手,带着无忧瞬移回了那酒榻上,手一挥,将酒桌搬离,小心地把无忧放在榻上,拿出手帕来替无忧将脸上的污秽擦干净,自己则是坐在无忧的旁边,用法术散去无忧在自己衣裳上留下的“杰作”,然后背靠着墙,坐着入眠。

        刚闭上眼睛,哪知无忧突然挣扎着将自己那颗脑袋放上礼琛的大腿,还伸出手一阵摸索,似乎是在找什么。

        礼琛惊得大气都不敢喘,愣在原处不知如何是好,这臭丫头,喝睡着了都怎的这般不老实!莫要再往那边摸了??!

        无忧摸到礼琛的腰,便紧紧抱住了,嘴里还念叨着:“红蔷你、胖了…腰怎么这么粗呀……”

        然后枕着礼琛的腿,又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礼琛此刻简直是哭笑不得,这丫头是在揩自己的油,可竟是将他当作了一个叫红蔷的人?听这称呼,应当是个姑娘……礼琛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无忧为何说有些事情男儿身方便做而女儿身却不行,她竟然是装成公子的模样,去喝花酒?!

        想到无忧扮作男儿身抱着姑娘家撒娇的模样,礼琛只觉荒唐又有趣,伸出手去捏了捏她的脸:“你呀……真是世间罕有?!?br/>
        礼琛的酒意在无忧哭的时候,就已经散去了不少,此刻他有些微醺,又被无忧一顿折腾,已是心力交瘁,乏得很,眼皮刚一闭上,不一会儿的功夫,也睡着了。

        无忧在梦里,梦见一个同自己看起来差不多大小的姑娘,还是一如往常地看不清那姑娘地眼睛,只觉得她笑容熟悉得很,这姑娘急匆匆地是想要去什么地方,却在路过一个巷子口时,似乎看到有个约摸七八岁的小叫花子奄奄一息地躺在巷子里。

        无忧心下突然冒出两个念头,救他还是不救?一想到这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>>
  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天津20选8开奖结果
  • 外媒:泰国寺庙方丈私吞公款 被逮捕后遭逐出佛门 2019-04-24
  • 吴立新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15
  • 新华社社评:奋进新时代,再创新辉煌 2019-04-14
  • 确认过剧集,陈坤和万茜是来搞笑的! 2019-04-10
  • 端午小长假珠海口岸将迎双向客流高峰 2019-04-10
  • 张玉卓、赵海山任天津自贸试验区管委会主任 2019-04-09
  • 这三个字,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中心 2019-04-09
  • “奥运新秀”亮相上海 亚帆联杯等你来看 2019-04-08
  • 高校“双一流”建设:从美国高校看“四个回归” 2019-04-08
  • 八旬老人开店卖石头挣的钱不够付房租 图的是开心 2019-04-05
  • 重庆能源工会培训干部 2019-04-05
  • 北欧和中国加强陆路物流交通合作 2019-04-03
  • 广州古玩城:一边睇龙船,一边学当爸 2019-03-30
  • 百姓故事:《纸飞机》:战火纷飞的年代里,永远不要忽视孩子的力量 2019-03-25
  • 2017空调产业报告显示:线上零售额占比攀升 2019-03-21